富士康被查,2900亿市值工业富联601138跌停,进行税务稽查-敌之撤乱旗靡之时

富士康被查,2900亿市值工业富联601138跌停,进行税务稽查-敌之撤乱旗靡之时

发布:2023年 10月 23日分类:交易日志
总浏览量: 39
发布:2023年 10月 23日
总浏览量: 39

文章目录:

 

10月23日早盘,工业富联(SH601138)开盘跌停。截至发稿,工业富联跌停板上封单高达53万手(约合7.7亿元),暂报14.55元,总市值2890亿元。

601138

消息面上,据环球时报报道,税务部门近期依法对富士康集团在广东、江苏等地的重点企业进行税务稽查,自然资源部门对富士康在河南、湖北等地的重点企业用地情况进行现场调查。

同时,鸿海集团回应富士康旗下企业被税务部门调查一事。据海峡导报报道,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竞办则直指,交由鸿海集团方面回应。鸿海集团下午发布重大讯息指出,“合法合规为鸿海在全球各地的基本原则。集团会积极配合相关单位的作业办理”。

台经济部门表示,鸿海集团内部仍在确认相关情况,而本于协助产业发展的任务,台经济部门后续会与鸿海保持密切联系,视情况提供协助。岛内有工商团体表示,富士康在大陆投资设厂,大陆依法本来就有权力去进行相关调查,目前还不知道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还需要观察后续影响。

六大主要产业园分布深圳等地

官网资料显示,富士康于1988年投资中国内地,目前在内地拥有40余个园区,高峰期拥有百万员工,产品范围涵盖消费性电子产品、云端网络产品、电脑终端产品、元器件及其他四大领域,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科技智造服务商。

在珠三角地区,富士康布局深圳、佛山、中山、东莞、惠州、广州等地。深圳总部着力打造成专注于科技研发基地和电子商务、电子模块大型贸易、新产品导入、人才培训中心,加速公司产业转型升级。

在长三角地区,富士康布局昆山、上海、南京、淮安、杭州、宁波、嘉善、无锡、安庆等地,形成精密连接器、无线通讯组件、液晶显示器、网通设备机构件、半导体设备和软件技术开发等产业链及供应链聚合体系。

在环渤海地区,富士康布局北京、天津、烟台、菏泽、廊坊、秦皇岛、沈阳等地,以无线通讯、消费性电子、云运算、纳米科技、计算机组件、伺服马达、精密机床、环境科技等为骨干产业。

在中西部地区,富士康布局太原、晋城、郑州、济源、鹤壁、濮阳、兰考、周口、武汉、长沙、衡阳、南宁、重庆、成都、贵阳等地,重点发展精密模具、自动化设备、镁铝合金、汽车零部件、光机电模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

 

据富士康官网介绍,目前,集团在中国内地的主要产业园区分布在深圳、郑州、成都、太原、昆山、烟台。

2022年,集团营收约1.49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度增长约10%;集团进口总额约5400亿元人民币;出口总额约8490亿元人民币。2022年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20位。

工业富联董事长提议回购股份

10月18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工业富联”;601138.SH)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郑弘孟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提议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股份回购,回购股份的资金总额为2亿元至3亿元。

工业富联发布的公告显示,为了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增强投资者对公司的投资信心,同时促进公司稳定健康发展,有效地将股东利益、公司利益和员工个人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公司董事长郑弘孟提议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股份回购,回购的股份将在未来适时全部用于股权激励和/或员工持股计划。

公告显示,郑弘孟提议回购股份的期限为自董事会审议通过最终回购股份方案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回购股份的资金总额为不低于2亿元(含)、不超过3亿元(含),回购股份的价格为不高于公司董事会通过回购决议前3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150%,回购资金的来源为公司自有资金。

此前2021年9月,工业富联也曾公告披露,拟使用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回购资金总额不超过15亿元且不低于10亿元,回购股份用于实施公司员工持股计划。2022年9月21日,工业富联已完成回购,实际回购公司股份1.26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63%,回购均价为11.43元/股,使用资金总额为14.39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环球时报、海峡导报、富士康、上市公司公告

每日经济新闻


  辙乱旗靡的成语来源  zhé luàn qí mǐ
《左传·庄公十年》:“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近日,富士康被查的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和热议。作为富士康的创始人,郭台铭一直以他的强硬和严格的管理风格著称于世。他曾在内部会议或者采访中发表过一些令人震惊的言论,这些话语不仅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也让人对郭台铭的管理理念和企业文化产生了质疑。今天,就跟着山寺一起扒一扒他曾经说过的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讲话。

1 大陆地区根本离不开富士康,在大陆建厂是在给大陆人赏饭吃

这句话是郭台铭在一次公开采访中说的。他认为富士康对大陆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他也暗示了大陆地区的其他企业需要依靠富士康来生存和发展。

 

山寺认为:作为企业家,郭台铭应该认识到每个员工都是企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将他们视为依赖富士康的“乞丐”,这种言论缺乏对员工尊严和劳动价值的尊重。

 

2 富士康没有亏待你,你亏待了富士康

这句话是郭台铭在一次员工抗议中说的。他强调,富士康为员工提供了很好的福利待遇和职业发展机会,而员工应该感恩和珍惜这份工作。

山寺认为:作为雇主,富士康应该与员工建立互信和尊重的关系,而不是强调员工对企业的不满和“亏待”。这种言论缺乏对员工权益的关注和维护,也没有体现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

 

3 员工不应该要求太多,因为老板比员工更需要公司

这句话是郭台铭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的。他认为,员工不应该对公司提出过多的要求,因为老板更需要公司的成功来维持自己的利益。

山寺认为:员工是企业发展的重要力量,他们的需求和期望应该得到重视和满足。然而,郭台铭的言论暗示了员工不应该对企业提出过多的要求,而是应该为了企业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权益。这种言论没有体现出对员工的尊重和重视。

 

4 大陆的员工没有资格谈人性

这句话是郭台铭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的。他认为,大陆的员工没有资格谈人性,因为他们的工资非常低,而且他们的工作环境很差。

山寺认为:作为企业创始人,郭台铭应该认识到员工是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而员工的权益和需求应该得到关注和维护。然而,他的言论却轻视了大陆员工的权益和人权,缺乏对员工的尊重和理解。

5 大陆的员工只适合做简单的工作

这句话是郭台铭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的。他认为,大陆的员工只适合做简单的工作,因为他们缺乏创造力和独立思考能力。

山寺认为:作为企业家,郭台铭应该认识到每个员工都有自己的潜力和能力,他们应该得到平等的机会和培训发展。然而,他的言论却轻视了大陆员工的能力和发展潜力,缺乏对员工的重视和尊重。

6 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投资是因为政府强迫他们去的

这句话是郭台铭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的。他认为,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投资是被政府强迫去的,而不是因为市场需要。

山寺认为:作为企业家,郭台铭应该认识到市场因素是企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然而,他的言论却将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投资归因于政府强迫,缺乏对市场因素的重视和理解。这种言论也引起了人们对富士康投资动机和决策透明度的质疑。

郭台铭就像一个贪婪的食客,坐在丰盛的宴席上,大口吞噬着碗里的美食,却毫不留情地将吃完的碗砸向地板。他一边享受着大陆市场带来的利益,一边诋毁和攻击大陆员工,将他们视为无足轻重的存在。

对于郭台铭之流的白眼狼,墙头草,终将会被历史和人民所唾弃。

郭台铭 2024年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偏向于民进党,且出言不逊,“赏饭给大陆”的言论,引发了公众对他是否具备感恩之心的质疑。我们不能否认郭台铭先生在商业界的杰出贡献,他的创业精神和管理能力给富士康带来了巨大的成功。然而,成功并不意味着可以忘记自己的根源,更不意味着可以忽视法律和道义。如果一个企业家连最基本的感恩之心都没有,那么他如何去引领一个企业走向长远发展?


总结:

投资、投企业,有时更多的是投创始人,投团队。

当然也要看商业模式、企业文化、企业愿景等等,但核心还是投人。

 

 

10月23日早盘,工业富联(SH601138)开盘跌停。截至发稿,工业富联跌停板上封单高达53万手(约合7.7亿元),暂报14.55元,总市值2890亿元。

601138

消息面上,据环球时报报道,税务部门近期依法对富士康集团在广东、江苏等地的重点企业进行税务稽查,自然资源部门对富士康在河南、湖北等地的重点企业用地情况进行现场调查。

同时,鸿海集团回应富士康旗下企业被税务部门调查一事。据海峡导报报道,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竞办则直指,交由鸿海集团方面回应。鸿海集团下午发布重大讯息指出,“合法合规为鸿海在全球各地的基本原则。集团会积极配合相关单位的作业办理”。

台经济部门表示,鸿海集团内部仍在确认相关情况,而本于协助产业发展的任务,台经济部门后续会与鸿海保持密切联系,视情况提供协助。岛内有工商团体表示,富士康在大陆投资设厂,大陆依法本来就有权力去进行相关调查,目前还不知道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还需要观察后续影响。

六大主要产业园分布深圳等地

官网资料显示,富士康于1988年投资中国内地,目前在内地拥有40余个园区,高峰期拥有百万员工,产品范围涵盖消费性电子产品、云端网络产品、电脑终端产品、元器件及其他四大领域,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科技智造服务商。

在珠三角地区,富士康布局深圳、佛山、中山、东莞、惠州、广州等地。深圳总部着力打造成专注于科技研发基地和电子商务、电子模块大型贸易、新产品导入、人才培训中心,加速公司产业转型升级。

在长三角地区,富士康布局昆山、上海、南京、淮安、杭州、宁波、嘉善、无锡、安庆等地,形成精密连接器、无线通讯组件、液晶显示器、网通设备机构件、半导体设备和软件技术开发等产业链及供应链聚合体系。

在环渤海地区,富士康布局北京、天津、烟台、菏泽、廊坊、秦皇岛、沈阳等地,以无线通讯、消费性电子、云运算、纳米科技、计算机组件、伺服马达、精密机床、环境科技等为骨干产业。

在中西部地区,富士康布局太原、晋城、郑州、济源、鹤壁、濮阳、兰考、周口、武汉、长沙、衡阳、南宁、重庆、成都、贵阳等地,重点发展精密模具、自动化设备、镁铝合金、汽车零部件、光机电模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

 

据富士康官网介绍,目前,集团在中国内地的主要产业园区分布在深圳、郑州、成都、太原、昆山、烟台。

2022年,集团营收约1.49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度增长约10%;集团进口总额约5400亿元人民币;出口总额约8490亿元人民币。2022年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20位。

工业富联董事长提议回购股份

10月18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工业富联”;601138.SH)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郑弘孟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提议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股份回购,回购股份的资金总额为2亿元至3亿元。

工业富联发布的公告显示,为了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