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卡尼曼《思考快与慢》第3章惰性思维与延迟满足的矛盾

丹尼尔·卡尼曼《思考快与慢》第3章惰性思维与延迟满足的矛盾

发布:2023年 2月 12日分类:思考快与慢
总浏览量: 61
发布:2023年 2月 12日
总浏览量: 61

又累又饿的保释官更可能否定保释申请

自我控制和认知努力是大脑工作的形式,这一观点已得到广泛的认同。

过多关注自己完成一项任务的结果,就会给其短时记忆增加毫无意义的思想负担,进而影响其整体表现。结论非常明显:自我控制需要集中注意力,需要付出努力。换种说法就是,控制思想和行为是系统2的任务之一。

如果你必须强迫自己去做某件事,而此时这件事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你就会很不情愿或是根本无法进行自我控制。这种现象被命名为自我损耗( ego depletion )。在一次典型的展示活动中,我们要求受试者一边看一部能引起感情共鸣的电影,一边抑制自己的情绪反应。在随后的耐力测试中,他们表现得很糟糕。该耐力测试的内容是握住测力器——这个动作会让人越来越不舒服——看他们能保持多久时间。受试者在实验的初始阶段作出的抑制情感的努力,会削弱其忍受维持肌肉收缩而带来的痛苦的能力,自我损耗型的人因此会很快产生退出实验的冲动。在另一项实验中,受试者要首先经过自我意志力的损耗,他们会吃不同的食物,包括小萝卜、芹菜等,同时还要抑制住吃巧克力和饼干的想法。后来,当这些人面对困难的认识任务时,会表现得比通常情况下更轻易放弃。

疲劳和饥饿都有可能影响他们的决定。(警察审问犯人时惯用手段)

脱口而出的错误答案

例如,下面是一个相对简单的难题。别费力去分析它,凭直觉做做看:

球拍和球共花1.10 美元。
球拍比球贵 1 美元。
问球多少钱?

你会马上想到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当然就是 10,即 10 美分。这道简单的难题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能引出一个直觉性的、吸引人的但却错误的答案。计算一下,你就会发现。如果球花费 10 美分的话,总共就要花 1.20 美元(球 10 美分,球拍 1.10 美元),而不是 1.10 美元。正确答案是 5 美分。我们可以假设那些最终得出正确答案的人也想到了这个答案,只是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成功抵制住了直觉的诱惑,最终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认为答案是 10 美分的人显然不爱动脑筋,没有给出这个错误答案的人显然思维更活跃。

很多人过于自信,过于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显然觉得认知努力没什么意思,会尽量避免费力思考。

现在我来为大家作一个逻辑谁——两个前提和一个结论。请你尽量快速地判定这个认证是否符合逻辑。想想结论是否与前提有关联?

所有的玫瑰都是花。
有些花会很快凋谢。
因此,有些玫瑰也会很快凋谢。

大部分大学生觉得这个推论是合理的。但事实上,这个认证是有问题的,因为玫瑰可能不会很快凋谢。

事实上,我觉得散步能唤醒身体的感应,使大脑思维更加敏锐。

又累又饿的保释官更可能否定保释申请

自我控制和认知努力是大脑工作的形式,这一观点已得到广泛的认同。

过多关注自己完成一项任务的结果,就会给其短时记忆增加毫无意义的思想负担,进而影响其整体表现。结论非常明显:自我控制需要集中注意力,需要付出努力。换种说法就是,控制思想和行为是系统2的任务之一。

如果你必须强迫自己去做某件事,而此时这件事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你就会很不情愿或是根本无法进行自我控制。这种现象被命名为自我损耗( ego depletion )。在一次典型的展示活动中,我们要求受试者一边看一部能引起感情共鸣的电影,一边抑制自己的情绪反应。在随后的耐力测试中,他们表现得很糟糕。该耐力测试的内容是握住测力器——这个动作会让人越来越不舒服——看他们能保持多久时间。受试者在实验的初始阶段作出的抑制情感的努力,会削弱其忍受维持肌肉收缩而带来的痛苦的能力,自我损耗型的人因此会很快产生退出实验的冲动。在另一项实验中,受试者要首先经过自我意志力的损耗,他们会吃不同的食物,包括小萝卜、芹菜等,同时还要抑制住吃巧克力和饼干的想法。后来,当这些人面对困难的认识任务时,会表现得比通常情况下更轻易放弃。

疲劳和饥饿都有可能影响他们的决定。(警察审问犯人时惯用手段)

脱口而出的错误答案

例如,下面是一个相对简单的难题。别费力去分析它,凭直觉做做看:

球拍和球共花1.10 美元。
球拍比球贵 1 美元。
问球多少钱?

你会马上想到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当然就是 10,即 10 美分。这道简单的难题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能引出一个直觉性的、吸引人的但却错误的答案。计算一下,你就会发现。如果球花费 10 美分的话,总共就要花 1.20 美元(球 10 美分,球拍 1.10 美元),而不是 1.10 美元。正确答案是 5 美分。我们可以假设那些最终得出正确答案的人也想到了这个答案,只是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成功抵制住了直觉的诱惑,最终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认为答案是 10 美分的人显然不爱动脑筋,没有给出这个错误答案的人显然思维更活跃。

很多人过于自信,过于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显然觉得认知努力没什么意思,会尽量避免费力思考。

现在我来为大家作一个逻辑谁——两个前提和一个结论。请你尽量快速地判定这个认证是否符合逻辑。想想结论是否与前提有关联?

所有的玫瑰都是花。
有些花会很快凋谢。
因此,有些玫瑰也会很快凋谢。

大部分大学生觉得这个推论是合理的。但事实上,这个认证是有问题的,因为玫瑰可能不会很快凋谢。

在2016年的时候,马云和俞敏洪曾经有过一场辩论,可想而知,思维逻辑是如何影响一个人的命运。同时从这一点看出,马云的思维是不受系统1控制的。

俞敏洪发言时说:“10年内,阿里巴巴可能会在,100年后肯定不在。而100年后教育会在,新东方也会在。”

轮到马云发表演说时,他接着俞敏洪的话茬说道:“刚才俞敏洪讲的,有两个逻辑错误。第一个错误是,10年内我们未必在,可能3年就不在了,现在哪个互联网公司能够红3年?很难!第二个错误是,教育不等于新东方,但是教育肯定会在!100年后教育会在,新东方未必在。这是两码事,

惰性思维-延迟满足

今天得到 1 000美元,1年后得到 10 000美元,你选哪个?

那些遇到各种难题都跟着直觉走的人也易于接受系统1的其他暗示,特别是在冲动、不耐烦以及急功近利的时候,这些人就更容易接受系统1的各种暗示了。例如,63%的直觉型受试者他们宁愿这个月拿到 3 400美元也不愿意等到下个月拿 3 800美元。

这就是国人散户很难在股市赚钱的根本原因,资金又少还想赚快钱。

系统1是冲动、凭直觉;而系统2则是具备推理能力,它很谨慎,但对一些人而言,这个系统也是懒惰的。我们从不同人的不同特点中发现了相关性:有些人倾向于系统2,而有些人则更接近于系统1。

散户是用直觉也就是系统1的思维炒股:冲动(跟风、随大流、羊群效应)。

示例——自我控制

连续工作几小时,她也不会感到吃力,她处于一种“心流”中。

在长达一天的会议之后,他的自我意识出现一定程度的损耗。因此他决定采用标准的操作规程,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

他从来不去想自己的话是否有道理。他是特别习惯用懒惰的系统2呢,还是总是非常累?

不幸的是,她总是喜欢凭直觉随口说说,也许边表达感谢都词不达意吧,弱弱的系统2啊。

 

您的内容在此

思考快与慢
系统1 系统2 佛性
广
本能脑 情绪脑 观自在
六根对应六尘 意识心 本心

又累又饿的保释官更可能否定保释申请

自我控制和认知努力是大脑工作的形式,这一观点已得到广泛的认同。

过多关注自己完成一项任务的结果,就会给其短时记忆增加毫无意义的思想负担,进而影响其整体表现。结论非常明显:自我控制需要集中注意力,需要付出努力。换种说法就是,控制思想和行为是系统2的任务之一。

如果你必须强迫自己去做某件事,而此时这件事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你就会很不情愿或是根本无法进行自我控制。这种现象被命名为自我损耗( ego depletion )。在一次典型的展示活动中,我们要求受试者一边看一部能引起感情共鸣的电影,一边抑制自己的情绪反应。在随后的耐力测试中,他们表现得很糟糕。该耐力测试的内容是握住测力器——这个动作会让人越来越不舒服——看他们能保持多久时间。受试者在实验的初始阶段作出的抑制情感的努力,会削弱其忍受维持肌肉收缩而带来的痛苦的能力,自我损耗型的人因此会很快产生退出实验的冲动。在另一项实验中,受试者要首先经过自我意志力的损耗,他们会吃不同的食物,包括小萝卜、芹菜等,同时还要抑制住吃巧克力和饼干的想法。后来,当这些人面对困难的认识任务时,会表现得比通常情况下更轻易放弃。

疲劳和饥饿都有可能影响他们的决定。(警察审问犯人时惯用手段)

脱口而出的错误答案

例如,下面是一个相对简单的难题。别费力去分析它,凭直觉做做看:

球拍和球共花1.10 美元。
球拍比球贵 1 美元。
问球多少钱?

你会马上想到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当然就是 10,即 10 美分。这道简单的难题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能引出一个直觉性的、吸引人的但却错误的答案。计算一下,你就会发现。如果球花费 10 美分的话,总共就要花 1.20 美元(球 10 美分,球拍 1.10 美元),而不是 1.10 美元。正确答案是 5 美分。我们可以假设那些最终得出正确答案的人也想到了这个答案,只是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成功抵制住了直觉的诱惑,最终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认为答案是 10 美分的人显然不爱动脑筋,没有给出这个错误答案的人显然思维更活跃。

很多人过于自信,过于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显然觉得认知努力没什么意思,会尽量避免费力思考。

现在我来为大家作一个逻辑谁——两个前提和一个结论。请你尽量快速地判定这个认证是否符合逻辑。想想结论是否与前提有关联?

所有的玫瑰都是花。
有些花会很快凋谢。
因此,有些玫瑰也会很快凋谢。

大部分大学生觉得这个推论是合理的。但事实上,这个认证是有问题的,因为玫瑰可能不会很快凋谢。

事实上,我觉得散步能唤醒身体的感应,使大脑思维更加敏锐。

又累又饿的保释官更可能否定保释申请

自我控制和认知努力是大脑工作的形式,这一观点已得到广泛的认同。

过多关注自己完成一项任务的结果,就会给其短时记忆增加毫无意义的思想负担,进而影响其整体表现。结论非常明显:自我控制需要集中注意力,需要付出努力。换种说法就是,控制思想和行为是系统2的任务之一。

如果你必须强迫自己去做某件事,而此时这件事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你就会很不情愿或是根本无法进行自我控制。这种现象被命名为自我损耗( ego depletion )。在一次典型的展示活动中,我们要求受试者一边看一部能引起感情共鸣的电影,一边抑制自己的情绪反应。在随后的耐力测试中,他们表现得很糟糕。该耐力测试的内容是握住测力器——这个动作会让人越来越不舒服——看他们能保持多久时间。受试者在实验的初始阶段作出的抑制情感的努力,会削弱其忍受维持肌肉收缩而带来的痛苦的能力,自我损耗型的人因此会很快产生退出实验的冲动。在另一项实验中,受试者要首先经过自我意志力的损耗,他们会吃不同的食物,包括小萝卜、芹菜等,同时还要抑制住吃巧克力和饼干的想法。后来,当这些人面对困难的认识任务时,会表现得比通常情况下更轻易放弃。

疲劳和饥饿都有可能影响他们的决定。(警察审问犯人时惯用手段)

脱口而出的错误答案

例如,下面是一个相对简单的难题。别费力去分析它,凭直觉做做看:

球拍和球共花1.10 美元。
球拍比球贵 1 美元。
问球多少钱?

你会马上想到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当然就是 10,即 10 美分。这道简单的难题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能引出一个直觉性的、吸引人的但却错误的答案。计算一下,你就会发现。如果球花费 10 美分的话,总共就要花 1.20 美元(球 10 美分,球拍 1.10 美元),而不是 1.10 美元。正确答案是 5 美分。我们可以假设那些最终得出正确答案的人也想到了这个答案,只是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成功抵制住了直觉的诱惑,最终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认为答案是 10 美分的人显然不爱动脑筋,没有给出这个错误答案的人显然思维更活跃。

很多人过于自信,过于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显然觉得认知努力没什么意思,会尽量避免费力思考。

现在我来为大家作一个逻辑谁——两个前提和一个结论。请你尽量快速地判定这个认证是否符合逻辑。想想结论是否与前提有关联?

所有的玫瑰都是花。
有些花会很快凋谢。
因此,有些玫瑰也会很快凋谢。

大部分大学生觉得这个推论是合理的。但事实上,这个认证是有问题的,因为玫瑰可能不会很快凋谢。

在2016年的时候,马云和俞敏洪曾经有过一场辩论,可想而知,思维逻辑是如何影响一个人的命运。同时从这一点看出,马云的思维是不受系统1控制的。

俞敏洪发言时说:“10年内,阿里巴巴可能会在,100年后肯定不在。而100年后教育会在,新东方也会在。”

轮到马云发表演说时,他接着俞敏洪的话茬说道:“刚才俞敏洪讲的,有两个逻辑错误。第一个错误是,10年内我们未必在,可能3年就不在了,现在哪个互联网公司能够红3年?很难!第二个错误是,教育不等于新东方,但是教育肯定会在!100年后教育会在,新东方未必在。这是两码事,

惰性思维-延迟满足

今天得到 1 000美元,1年后得到 10 000美元,你选哪个?

那些遇到各种难题都跟着直觉走的人也易于接受系统1的其他暗示,特别是在冲动、不耐烦以及急功近利的时候,这些人就更容易接受系统1的各种暗示了。例如,63%的直觉型受试者他们宁愿这个月拿到 3 400美元也不愿意等到下个月拿 3 800美元。

这就是国人散户很难在股市赚钱的根本原因,资金又少还想赚快钱。

系统1是冲动、凭直觉;而系统2则是具备推理能力,它很谨慎,但对一些人而言,这个系统也是懒惰的。我们从不同人的不同特点中发现了相关性:有些人倾向于系统2,而有些人则更接近于系统1。

散户是用直觉也就是系统1的思维炒股:冲动(跟风、随大流、羊群效应)。

示例——自我控制

连续工作几小时,她也不会感到吃力,她处于一种“心流”中。

在长达一天的会议之后,他的自我意识出现一定程度的损耗。因此他决定采用标准的操作规程,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

他从来不去想自己的话是否有道理。他是特别习惯用懒惰的系统2呢,还是总是非常累?

不幸的是,她总是喜欢凭直觉随口说说,也许边表达感谢都词不达意吧,弱弱的系统2啊。

 

您的内容在此

思考快与慢
系统1 系统2 佛性
广
本能脑 情绪脑 观自在
六根对应六尘 意识心 本心

分享此故事,选择您的平台!

微信 支付宝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且希望获取更多价值内容,欢迎打赏!

siwuranl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