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14认识预测的局限性

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14认识预测的局限性

发布:2023年 1月 27日分类: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
总浏览量: 83
发布:2023年 1月 27日
总浏览量: 83
文章目录:

我们有两类预言家:无知的和不知道自己无知的。

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

我从上百万条类似的名言警句里选用了三句来开启本章。认识预测的局限性是我的投资方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坚定地相信了解宏观未来很难,很少人拥有可转化为投资优势的知识。不过我要补充两点:

• 对细节关注得越多,越有可能获得知识优势。通过勤奋的工作和专业的技术,我们能比旁人知道更多关于个别公司和证券的信息,但想要在对于整个市场和经济的认知上做到这一点则很难。因此,我建议大家要努力做到“知可知”。

• 我将在下一章详细论述的另一个建议是,投资者应尽量弄清自己在周期和钟摆中所处的阶段。这不会令未来变得可知,但它能帮助人们为可能的发展做好准备。

我不会试图去证明未来无法预知的观点。我们是无法证明否定句的,当然也包括这一结论。不过,我还没有碰到过永远知道宏观未来走势的人。同样,在你追随的所有经济学家和战略家中,有谁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对的?

保罗·约翰逊:

1

我在这个问题上的“研究”(我用了引号,因为我在这个领域付出的努力实在有限,此处仅将逸事当成严肃研究)主要包括:了解预测并观察预测的无效性。研究的结果是我写了两篇备忘录——《预测的价值,或许来自何处?》(1993年2月15日),以及《预测的价值II,或给男人一支雪茄》(1996年8月22日)。在第二篇备忘录中,我用了《华尔街日报》上的三组半年经济调查数据来检验预测的效果。

第一,预测大体准确吗?答案显然是“否”。平均下来,6个月后及12个月后的90天国债利率、30年期债券利率、美元兑日元汇率的预测值与实际值相差15%。6个月后的长期债券利率的平均预测值与实际值相差96个基点(差异足够大到每1 000美元产生120美元的出入)。

第二,预测有价值吗?准确预见到市场变化的预测是最有用的。如果你预测到某种东西在今后并且永远不会发生变化,那么这样的预测不会为你赚太多的钱。准确预测到变化才有可能带来高额回报。通过对《华尔街日报》数据的观察,我发现有几个重大变化(如果在当时做出准确的预测,就能帮助人们获利或是避免损失)完全没有被预测到:1994年和1996年的加息,1995年的减息及美元兑日元汇率的巨幅波动。总而言之,预测的变化和实际变化之间没有太大的相关性的。

第三,预测来源于什么?答案很简单:预测大多由推论而来。预测的平均有效率在5%以内。像许多预言家一样,经济学家们在驾驶时都紧盯着后视镜。他们只能告诉我们有什么东西存在,却不能告诉我们要去向何方。这验证了那句老话——“准确预测很难,预测未来更难。”由此推而可知:预测过去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第四,预测准确过吗?答案是相当肯定的。举例来说,每次在做半年预测时,都有人能够将30年期债券收益率的预测误差控制在10到20个基点内,即使利率变化很大。这样的结果比共识预测的70到130个基点的预测误差要准确得多。

第五,如果预测有时候很准——准得一塌糊涂——那么我为什么这么抵触预测呢?因为一次准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长期都能准确。

我在1996年的备忘录中进一步列举了“提醒你应谨慎听取胜利者预测的两件事”。首先,调查发现,除了取胜的那一次外,胜利者通常预测得并不准确。其次,调查发现,胜利者的错误预测中有一半比共识预测错得还要离谱。这篇备忘录里最重要的当然不是数据,而是其中的结论(假设结论是正确并且可以推广的)及其影响。

有一种方法有时候是正确的,就是一直看涨或一直看跌;如果你持有一个固定观点的时间足够长,迟早你会是对的。即使你是一个门外汉,你也有可能因为偶尔准确地预见到别人没有预见到的东西而得到大家的赞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的预测总是有价值的……

对于宏观未来的预测可能偶尔准确,但并不是经常性的。仅仅知道一大堆预测里有几个准确是没用的,你必须知道哪几个是准确的。如果准确的半年预测来自不同的经济学家,很难相信共同预测到底有多大价值。

2

这一关于预测的讨论表明,我们面临着两难境地:投资结果完全取决于未来发生的一切。然而,尽管在一切“正常”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有可能推知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但是在最需要预测的紧要关头,我们却几乎无法预知未来将会发生什么。

保罗·约翰逊:

• 多数时候人们会根据既往来预测未来。

• 人们不一定是错的:未来的多数时候在很大程度上是既往的重演。

• 从这两点出发,可以得出“预测在大多数时间里是正确的”的结论:人们往往会根据既往经验做出通常准确的预测。

• 然而,根据既往经验做出的准确预测并不具备太大价值。正如预测者通常会假设未来和过去非常相似一样,市场也会这样做,从而根据既往价格延续性定价。因此,如果未来真的与过去相似,那么赚大钱是不可能的,即使是那些做出准确预测的人。

• 然而,未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与过去大不相同。

• 此时的准确预测具有巨大价值。

• 此时也是预测最难准确的时候。

• 某些在关键时刻做出的预测能最终被证实是对的,表明准确地预测关键事件是有可能的,但同一个人持续做出准确预测是不太可能的。

• 总而言之,预测的价值很小。

保罗·约翰逊:

如果你需要证据,问问自己:有多少预测者能准确地预测到了2007~2008年的次贷危机、全球信贷危机和大规模崩溃?你也许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