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09钟摆意识

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09钟摆意识

发布:2023年 1月 18日分类: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
总浏览量: 74
发布:2023年 1月 18日
总浏览量: 74

当形势良好、价格高企时,投资者迫不及待地买进,把所有谨慎忘在脑后。随后,当四周一片混乱、资产廉价待沽时,他们又完全丧失了承担风险的意愿,迫不及待地卖出,永远如此。

我平生的第二份备忘录写于1991年,几乎通篇内容都和我在那些年里思考得越来越多的一个问题相关:钟摆式摆动的投资者态度与行为。

保罗·约翰逊:从本质上来说,第9章是前面三章与风险相关的内容的扩展,为如何分析当前市场的风险程度提供了非凡的洞见。

证券市场的情绪波动类似于钟摆的运动。虽然弧线的中点最能说明钟摆的平均位置,但实际上钟摆停留在那里的时间非常短暂。相反,钟摆几乎始终在朝着背离弧线的极端点摆动。但是,只要摆动到接近极端点时,钟摆迟早必定会返回中点。事实上,正是朝向极端点运动本身为回摆提供了动力。

投资市场遵循钟摆式摆动:

  • 处于兴奋与沮丧之间。
  • 处于值得庆祝的积极发展与令人困扰的消极发展之间。
  • 因此,处于定价过高与定价过低之间。

这种摆动是投资世界最可靠的特征之一。投资者心理显示,他们花在端点上的时间似乎远比花在中点上的时间多。

《第一季度表现》,1991年4月11日

13年后,我在另外一篇备忘录里再次详尽地探讨了钟摆问题。我在其中提到,除了前面这些元素,在贪婪与恐惧、看待事物的乐观与悲观、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与否、轻信与怀疑、风险容忍与风险规避之间,也存在着钟摆式摆动。

最后这一点——对待风险的态度上的摆动,是贯穿许多市场波动的主线。

如前所述,风险规避是理性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钟摆所处的位置尤为重要。不恰当的风险规避是市场出现过度泡沫或严重崩溃的主要原因。认为缺乏风险规避就是泡沫的必然标志有些过于简单化,但并不为过。另一方面,投资者在市场崩溃的时候会恐惧过度。即使价格已经完全反映了悲观情绪、估价已经低得离谱,过度的风险规避也会导致他们仍然不敢买进。

在我看来,贪婪与恐惧的循环是对待风险的态度改变所致。贪婪盛行,意味着投资者更安于风险和以获利为目的而承担风险的认知。相反,普遍恐惧则意味着对风险的高度厌恶。学者们认为投资者对待风险的态度是一成不变的,但实际上它的波动性非常大。金融理论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投资者更倾向于风险规避”这一假设之上。也就是说,投资者“不喜欢”风险,若要他们承担风险,必须以更高的预期收益来引诱——贿赂——他们。

从高风险投资中获得可靠的高收益是一对矛盾,但人们有时会忽视这些警告而过分安于风险,从而导致证券价格中包含的风险承担溢价不足以补偿所承担的风险。

总的来说,当投资者对风险容忍过度时,证券价格体现的是更高的风险而不是收益。当投资者过度规避风险时,价格体现出来的收益高于风险。

《良好平衡》,2004年7月21日

保罗·约翰逊:马克斯将风险与证券价格/价值直接关联在了一起,一般的金融理论并不会这样做,但投资者理解这一点极为重要。

对待风险的态度是所有钟摆式摆动中最强劲的一个。事实上,我最近将投资的主要风险归结为两个:亏损的风险和错失机会的风险。大幅消除其中任何一个都是有可能的,但二者是不可能被同时消除的。理想状态下,投资者会使两者达到平衡。但当钟摆摆动到最高点时,一种风险或另一种风险一次又一次地占据上风。举例来说:

• 在2005年、2006年和2007年年初,随着一切进展顺利、资本市场洞开,很少有人预料到损失可能就在眼前。许多必然存在的风险被抛诸脑后。投资者唯一担心的是自己可能会错失机会,如果华尔街推出新的金融神话,如果其他投资者买了而他们没有买,再如果这个神话的确成真了,那么他们可能就会错失先机。既然没有亏损的担忧,他们也就不再看重低价买进、适当的风险溢价或投资者保护。简而言之,他们当时的表现过于积极。

• 随后的2007年年末及2008年,随着信贷危机全面爆发,人们开始担心世界金融体系将彻底崩溃。没有人再为错失机会而忧心忡忡,钟摆已经摆动到了人们只怕赔钱的位置。于是人们开始规避所有哪怕有一点点风险的证券——无论它的潜在收益如何,并转向收益率几乎为零的政府证券。因此在这个阶段,投资者表现得恐惧过甚、卖出过急,投资组合的建仓也过于保守。

塞思·卡拉曼:保罗·艾萨克称之为“无收益风险”。

保罗·约翰逊:二者让我们重温了投资者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所犯下的许多错误。

因此,过去几年里所发生的一切为我们提供了见证钟摆式摆动以及大众如何在错误的时间做错误的事情的清晰机会。当形势大好、价格高企时,投资者迫不及待地买进,把所有谨慎都抛诸脑后。随后,当周围环境一片混乱、资产廉价待沽时,他们又完全丧失了承担风险的意愿,迫不及待地卖出。永远如此。

1:少数人与多数人

在我的职业生涯初期,一位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告诉过我,牛市有三个阶段。在此与读者分享。
• 第一阶段,少数有远见的人开始相信一切会更好。
• 第二阶段,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进步的确已经发生。
• 第三阶段,人人断言一切永远会更好。

不必再浪费时间搜肠刮肚了,他已经说得非常全面了,关键是领悟其中的含义。

市场有自身的规律,由投资者心理改变(而不是基本面改变)所致的市场评估指标的改变,是引起大多数证券价格短期变化的原因。投资者心理的变化也呈钟摆式摆动。

形势严峻时股票最便宜。沮丧的前景令投资者裹足不前,只有少数精明勇敢的便宜货猎手愿意建立新的仓位。或许他们的购买行为吸引了某些人的注意,又或许前景变得不再那么令人沮丧,无论如何,市场开始有了起色。

保罗·约翰逊:简短的描述进一步表明了马克斯关于金融危机的观点,短短几句话揭示出成功的投资所面临的挑战。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在经济前景暗淡的情况下进行新的投资是很困难的。然而,正是这样的时刻才会带来最高的潜在收益。

随后,前景似乎变得逐渐明朗起来。人们开始意识到正在发生的进步,成为买家不再是那么难以想象的一件事。当然,随着经济与市场脱离危险,人们买进股票的价格逐渐反映出股票的公允价值。

最后,人们开始被胜利冲昏头脑。受到经济以及企业表现进步的鼓舞,人们开始踊跃地推测未来。人群激动(并且嫉妒)于早期投资者获得的利润,迫切希望分到一杯羹。他们无视事物的周期性,估值的合理性,断言收益将永远存在。这就是我为何喜欢“智者始而愚者终”这句古老谚语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在大牛市的最后一个阶段,人们开始假设繁荣期将永远存在,并愿意以在此基础上确立的价格买进股票。

《你不能预测,但你可以准备》,2001年11月20日

 

霍华德·马克斯:最危险的事:当投资者相信情况只会越来越好的时候,就进入了最危险的阶段。这样的想法毫无意义,但大多数投资者会上当。这就是泡沫产生的原因——反之则会导致崩溃。

在我初次了解牛市三阶段的35年之后,在次贷的缺陷已经暴露、人们担心危机将会蔓延全球之后,我总结出了它的对立面—熊市的三个阶段:

  • 少数善于思考的投资者意识到,尽管形势一片大好,但不可能永远称心如意。
  • 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势态的恶化。
  • 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迈入这三个阶段中的第二阶段。到处都是坏消息和坏账冲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新产品、杠杆、衍生品、交易对手风险以及盯市会计准则的内在危害。无法解决的问题似乎越来越多。

总有一天我们会达到第三阶段,人们对解决问题不再抱任何希望。不过,除非金融世界真的就此结束,否则我们仍然有希望遇到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重大底部出现在人人都忘记潮水仍会上涨的时候。那就是我们期望的时机。

《潮退了》,2008年3月18日

就在我写下这段话的6个月之后,市场已经按部就班地迈入第三阶段。人们认为世界金融体系有彻底崩溃的可能。事实上,崩溃的第一步——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对贝尔斯登、美林银行、美国国际集团、房利美、房地美、美联银行和华盛顿互惠银行的合并或援助——已经发生了。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因此投资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认同“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的第三阶段。与此同时,许多资产类别的钟摆式摆动——从2008年下跌到最低点投资机会出现,再到2009年获利——也是有史以来我见过的幅度最大的摆动。

这一阶段的意义在于,为已经认识到正在发生的事件及其影响的人提供了机会。在钟摆的一个极端——最黑暗的极端——人们需要强大的分析力、客观性、决断力乃至想象力,才能相信一切将会更好。少数具备这些能力的人能够在极低风险的基础上获得高额利润。但在另一个极端,当人人开始推测未来、价格永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上涨时——痛苦的损失已悄然奠定了基础。

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任何事件都不是孤立的或偶然的。相反,它们都是一定的循环模式的组成部分,是可以掌握并从中获利的。

四勿然段落笔记一

  牛市三个形成阶段(少数人具备第二层次思维) 熊市三个形成阶段(多数人不具备第二层次思维)
1 少数有远见的人开始相信一切会更好(不再恐惧) 少数人善于思考的投资者意识到,尽管形势一片大好,但不可能永远称心如意(物及必反,开始减仓而不再加仓)
2 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进步的确已经发生(股市已经回暖,身边有人开始赚钱了) 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势态的恶化(股市不涨了,多数投资者都亏钱了)
3 人人断言一切永远会更好(投资火热,银行产品热卖) 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哀鸿遍野)
钟摆意识-智者始而愚者终

《天道》截图

只要不是我觉到、悟到的,你给不了我,给了我也拿不住……只有我自己觉到、悟到的,我才有可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2:因钟摆因素市场终会产生机会,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投资者的钟摆式摆动在性质上与第8章所描述的经济与市场周期的上下波动极为相似。出于某种原因,我对二者做了区分,并以不同的术语称呼它们,但事实上它们同样重要,主要的经验教训也是一样的。这得益于我在1991年写下第一篇关于钟摆的备忘录之后近20年的经验积累,我想在这里重新表述一下我对于钟摆的认识:

• 理论上,恐惧与贪婪是两个极端,多数时候钟摆应处于两极之间,但它在中点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乔尔·格林布拉特:这意味着,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市场总会创造机会。在机会较少的市场里,耐心很重要。价值机会终究会被正确地体现,通常不会超过一至两年。

• 钟摆不可能永远朝向某个端点摆动,或永远停留在端点处(尽管摆幅越接近最大时,人们越倾向于将之视为永恒状态)。

• 与钟摆类似,投资者心理朝向某个极端的摆动,最终会成为促进反方向回摆的力量。有时,积聚的能量本身就是回摆的原因——也就是说,钟摆朝向端点摆动时,会受到自身重力的修正。

• 自端点摆回的速度通常更快——因此,比朝向端点摆动的时间要短得多。(或者像我的合伙人谢尔顿·斯通常说的:“气球泄气比充气快得多。”)

在多数市场现象中,类钟摆模式是明确存在的。不过,正像周期的波动一样,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 钟摆摆动的幅度。

• 令摆动停止并回摆的原因。

• 回摆的时机。

• 随后朝反方向摆动的幅度。

在牛市阶段……为了维持统治地位,环境必须具备贪婪、乐观、繁荣、自信、轻信、大胆、风险容忍和积极的特征,但是这些特质不会永远统治市场。最终,它们会让位于恐惧、悲观、谨慎、疑惑、怀疑、警惕、风险规避和保守……崩溃是繁荣的产物。我相信,把崩溃归因为过度繁荣而不是引发市场回落的特殊事件,通常来说更为合适。

《现在又如何》,2008年1月10日

我们能够肯定的事情之一是,极端市场行为会发生逆转。相信钟摆将朝着一个方向永远摆动——或永远停留在端点的人,最终将损失惨重。了解钟摆行为的人则将受益无穷。

♠四勿然总结:

整本书里明确出镜参与发言讨论的,除了作者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的创始人,还有克里斯托弗·戴维斯——戴维斯家族的第三代掌舵者,乔尔·格林布拉特——哥谭资本创始人,塞斯·卡拉曼——声名卓著的价值投资大师,和保罗·约翰逊——哥大副教授。未直接出镜,但实际上一直参与讨论的,还有巴菲特和纳西姆·塔勒布。可以说,这本书确乃当今7位杰出的投资思想家的集大成之作。

特别巧的是,除了保罗·约翰逊的书还没读过,其他5个人的书之前都有读过。如下:

投资思想家 相关著作
克里斯托弗·戴维斯 《戴维斯王朝》
乔尔·格林布拉特 《股市稳赚》、《股市天才》
塞斯·卡拉曼 《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
保罗·约翰逊 《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传》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随机漫步的傻瓜》、《黑天鹅的世界》、《黑天鹅》、《反脆弱》

一个喜欢历史和哲学的人,内心会变得无比强大,因为历史讲的是永恒时间上的永恒,哲学讲的是无限空间上的无限,
有了永恒和无限,更高维度的智慧就会被打开,别人无奈时你就会释然,别人恐慌时你就会勇敢,别人无知时你就会更清醒!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四勿然总结:

整本书里明确出镜参与发言讨论的,除了作者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的创始人,还有克里斯托弗·戴维斯——戴维斯家族的第三代掌舵者,乔尔·格林布拉特——哥谭资本创始人,塞斯·卡拉曼——声名卓著的价值投资大师,和保罗·约翰逊——哥大副教授。未直接出镜,但实际上一直参与讨论的,还有巴菲特和纳西姆·塔勒布。可以说,这本书确乃当今7位杰出的投资思想家的集大成之作。

特别巧的是,除了保罗·约翰逊的书还没读过,其他5个人的书之前都有读过。如下:

投资思想家 相关著作
克里斯托弗·戴维斯 《戴维斯王朝》
乔尔·格林布拉特 《股市稳赚》、《股市天才》
塞斯·卡拉曼 《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
保罗·约翰逊 《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传》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随机漫步的傻瓜》、《黑天鹅的世界》、《黑天鹅》、《反脆弱》

一个喜欢历史和哲学的人,内心会变得无比强大,因为历史讲的是永恒时间上的永恒,哲学讲的是无限空间上的无限,
有了永恒和无限,更高维度的智慧就会被打开,别人无奈时你就会释然,别人恐慌时你就会勇敢,别人无知时你就会更清醒!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当形势良好、价格高企时,投资者迫不及待地买进,把所有谨慎忘在脑后。随后,当四周一片混乱、资产廉价待沽时,他们又完全丧失了承担风险的意愿,迫不及待地卖出,永远如此。

我平生的第二份备忘录写于1991年,几乎通篇内容都和我在那些年里思考得越来越多的一个问题相关:钟摆式摆动的投资者态度与行为。

保罗·约翰逊:从本质上来说,第9章是前面三章与风险相关的内容的扩展,为如何分析当前市场的风险程度提供了非凡的洞见。

证券市场的情绪波动类似于钟摆的运动。虽然弧线的中点最能说明钟摆的平均位置,但实际上钟摆停留在那里的时间非常短暂。相反,钟摆几乎始终在朝着背离弧线的极端点摆动。但是,只要摆动到接近极端点时,钟摆迟早必定会返回中点。事实上,正是朝向极端点运动本身为回摆提供了动力。

投资市场遵循钟摆式摆动:

  • 处于兴奋与沮丧之间。
  • 处于值得庆祝的积极发展与令人困扰的消极发展之间。
  • 因此,处于定价过高与定价过低之间。

这种摆动是投资世界最可靠的特征之一。投资者心理显示,他们花在端点上的时间似乎远比花在中点上的时间多。

《第一季度表现》,1991年4月11日

13年后,我在另外一篇备忘录里再次详尽地探讨了钟摆问题。我在其中提到,除了前面这些元素,在贪婪与恐惧、看待事物的乐观与悲观、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与否、轻信与怀疑、风险容忍与风险规避之间,也存在着钟摆式摆动。

最后这一点——对待风险的态度上的摆动,是贯穿许多市场波动的主线。

如前所述,风险规避是理性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钟摆所处的位置尤为重要。不恰当的风险规避是市场出现过度泡沫或严重崩溃的主要原因。认为缺乏风险规避就是泡沫的必然标志有些过于简单化,但并不为过。另一方面,投资者在市场崩溃的时候会恐惧过度。即使价格已经完全反映了悲观情绪、估价已经低得离谱,过度的风险规避也会导致他们仍然不敢买进。

在我看来,贪婪与恐惧的循环是对待风险的态度改变所致。贪婪盛行,意味着投资者更安于风险和以获利为目的而承担风险的认知。相反,普遍恐惧则意味着对风险的高度厌恶。学者们认为投资者对待风险的态度是一成不变的,但实际上它的波动性非常大。金融理论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投资者更倾向于风险规避”这一假设之上。也就是说,投资者“不喜欢”风险,若要他们承担风险,必须以更高的预期收益来引诱——贿赂——他们。

从高风险投资中获得可靠的高收益是一对矛盾,但人们有时会忽视这些警告而过分安于风险,从而导致证券价格中包含的风险承担溢价不足以补偿所承担的风险。

总的来说,当投资者对风险容忍过度时,证券价格体现的是更高的风险而不是收益。当投资者过度规避风险时,价格体现出来的收益高于风险。

《良好平衡》,2004年7月21日

保罗·约翰逊:马克斯将风险与证券价格/价值直接关联在了一起,一般的金融理论并不会这样做,但投资者理解这一点极为重要。

对待风险的态度是所有钟摆式摆动中最强劲的一个。事实上,我最近将投资的主要风险归结为两个:亏损的风险和错失机会的风险。大幅消除其中任何一个都是有可能的,但二者是不可能被同时消除的。理想状态下,投资者会使两者达到平衡。但当钟摆摆动到最高点时,一种风险或另一种风险一次又一次地占据上风。举例来说:

• 在2005年、2006年和2007年年初,随着一切进展顺利、资本市场洞开,很少有人预料到损失可能就在眼前。许多必然存在的风险被抛诸脑后。投资者唯一担心的是自己可能会错失机会,如果华尔街推出新的金融神话,如果其他投资者买了而他们没有买,再如果这个神话的确成真了,那么他们可能就会错失先机。既然没有亏损的担忧,他们也就不再看重低价买进、适当的风险溢价或投资者保护。简而言之,他们当时的表现过于积极。

• 随后的2007年年末及2008年,随着信贷危机全面爆发,人们开始担心世界金融体系将彻底崩溃。没有人再为错失机会而忧心忡忡,钟摆已经摆动到了人们只怕赔钱的位置。于是人们开始规避所有哪怕有一点点风险的证券——无论它的潜在收益如何,并转向收益率几乎为零的政府证券。因此在这个阶段,投资者表现得恐惧过甚、卖出过急,投资组合的建仓也过于保守。

塞思·卡拉曼:保罗·艾萨克称之为“无收益风险”。

保罗·约翰逊:二者让我们重温了投资者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所犯下的许多错误。

因此,过去几年里所发生的一切为我们提供了见证钟摆式摆动以及大众如何在错误的时间做错误的事情的清晰机会。当形势大好、价格高企时,投资者迫不及待地买进,把所有谨慎都抛诸脑后。随后,当周围环境一片混乱、资产廉价待沽时,他们又完全丧失了承担风险的意愿,迫不及待地卖出。永远如此。

1:少数人与多数人

在我的职业生涯初期,一位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告诉过我,牛市有三个阶段。在此与读者分享。
• 第一阶段,少数有远见的人开始相信一切会更好。
• 第二阶段,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进步的确已经发生。
• 第三阶段,人人断言一切永远会更好。

不必再浪费时间搜肠刮肚了,他已经说得非常全面了,关键是领悟其中的含义。

市场有自身的规律,由投资者心理改变(而不是基本面改变)所致的市场评估指标的改变,是引起大多数证券价格短期变化的原因。投资者心理的变化也呈钟摆式摆动。

形势严峻时股票最便宜。沮丧的前景令投资者裹足不前,只有少数精明勇敢的便宜货猎手愿意建立新的仓位。或许他们的购买行为吸引了某些人的注意,又或许前景变得不再那么令人沮丧,无论如何,市场开始有了起色。

保罗·约翰逊:简短的描述进一步表明了马克斯关于金融危机的观点,短短几句话揭示出成功的投资所面临的挑战。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在经济前景暗淡的情况下进行新的投资是很困难的。然而,正是这样的时刻才会带来最高的潜在收益。

随后,前景似乎变得逐渐明朗起来。人们开始意识到正在发生的进步,成为买家不再是那么难以想象的一件事。当然,随着经济与市场脱离危险,人们买进股票的价格逐渐反映出股票的公允价值。

最后,人们开始被胜利冲昏头脑。受到经济以及企业表现进步的鼓舞,人们开始踊跃地推测未来。人群激动(并且嫉妒)于早期投资者获得的利润,迫切希望分到一杯羹。他们无视事物的周期性,估值的合理性,断言收益将永远存在。这就是我为何喜欢“智者始而愚者终”这句古老谚语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在大牛市的最后一个阶段,人们开始假设繁荣期将永远存在,并愿意以在此基础上确立的价格买进股票。

《你不能预测,但你可以准备》,2001年11月20日

 

霍华德·马克斯:最危险的事:当投资者相信情况只会越来越好的时候,就进入了最危险的阶段。这样的想法毫无意义,但大多数投资者会上当。这就是泡沫产生的原因——反之则会导致崩溃。

在我初次了解牛市三阶段的35年之后,在次贷的缺陷已经暴露、人们担心危机将会蔓延全球之后,我总结出了它的对立面—熊市的三个阶段:

  • 少数善于思考的投资者意识到,尽管形势一片大好,但不可能永远称心如意。
  • 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势态的恶化。
  • 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迈入这三个阶段中的第二阶段。到处都是坏消息和坏账冲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新产品、杠杆、衍生品、交易对手风险以及盯市会计准则的内在危害。无法解决的问题似乎越来越多。

总有一天我们会达到第三阶段,人们对解决问题不再抱任何希望。不过,除非金融世界真的就此结束,否则我们仍然有希望遇到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重大底部出现在人人都忘记潮水仍会上涨的时候。那就是我们期望的时机。

《潮退了》,2008年3月18日

就在我写下这段话的6个月之后,市场已经按部就班地迈入第三阶段。人们认为世界金融体系有彻底崩溃的可能。事实上,崩溃的第一步——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对贝尔斯登、美林银行、美国国际集团、房利美、房地美、美联银行和华盛顿互惠银行的合并或援助——已经发生了。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因此投资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认同“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的第三阶段。与此同时,许多资产类别的钟摆式摆动——从2008年下跌到最低点投资机会出现,再到2009年获利——也是有史以来我见过的幅度最大的摆动。

这一阶段的意义在于,为已经认识到正在发生的事件及其影响的人提供了机会。在钟摆的一个极端——最黑暗的极端——人们需要强大的分析力、客观性、决断力乃至想象力,才能相信一切将会更好。少数具备这些能力的人能够在极低风险的基础上获得高额利润。但在另一个极端,当人人开始推测未来、价格永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上涨时——痛苦的损失已悄然奠定了基础。

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任何事件都不是孤立的或偶然的。相反,它们都是一定的循环模式的组成部分,是可以掌握并从中获利的。

四勿然段落笔记一

  牛市三个形成阶段(少数人具备第二层次思维) 熊市三个形成阶段(多数人不具备第二层次思维)
1 少数有远见的人开始相信一切会更好(不再恐惧) 少数人善于思考的投资者意识到,尽管形势一片大好,但不可能永远称心如意(物及必反,开始减仓而不再加仓)
2 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进步的确已经发生(股市已经回暖,身边有人开始赚钱了) 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势态的恶化(股市不涨了,多数投资者都亏钱了)
3 人人断言一切永远会更好(投资火热,银行产品热卖) 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哀鸿遍野)
钟摆意识-智者始而愚者终

《天道》截图

只要不是我觉到、悟到的,你给不了我,给了我也拿不住……只有我自己觉到、悟到的,我才有可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2:因钟摆因素市场终会产生机会,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投资者的钟摆式摆动在性质上与第8章所描述的经济与市场周期的上下波动极为相似。出于某种原因,我对二者做了区分,并以不同的术语称呼它们,但事实上它们同样重要,主要的经验教训也是一样的。这得益于我在1991年写下第一篇关于钟摆的备忘录之后近20年的经验积累,我想在这里重新表述一下我对于钟摆的认识:

• 理论上,恐惧与贪婪是两个极端,多数时候钟摆应处于两极之间,但它在中点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乔尔·格林布拉特:这意味着,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市场总会创造机会。在机会较少的市场里,耐心很重要。价值机会终究会被正确地体现,通常不会超过一至两年。

• 钟摆不可能永远朝向某个端点摆动,或永远停留在端点处(尽管摆幅越接近最大时,人们越倾向于将之视为永恒状态)。

• 与钟摆类似,投资者心理朝向某个极端的摆动,最终会成为促进反方向回摆的力量。有时,积聚的能量本身就是回摆的原因——也就是说,钟摆朝向端点摆动时,会受到自身重力的修正。

• 自端点摆回的速度通常更快——因此,比朝向端点摆动的时间要短得多。(或者像我的合伙人谢尔顿·斯通常说的:“气球泄气比充气快得多。”)

在多数市场现象中,类钟摆模式是明确存在的。不过,正像周期的波动一样,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 钟摆摆动的幅度。

• 令摆动停止并回摆的原因。

• 回摆的时机。

• 随后朝反方向摆动的幅度。

在牛市阶段……为了维持统治地位,环境必须具备贪婪、乐观、繁荣、自信、轻信、大胆、风险容忍和积极的特征,但是这些特质不会永远统治市场。最终,它们会让位于恐惧、悲观、谨慎、疑惑、怀疑、警惕、风险规避和保守……崩溃是繁荣的产物。我相信,把崩溃归因为过度繁荣而不是引发市场回落的特殊事件,通常来说更为合适。

《现在又如何》,2008年1月10日

我们能够肯定的事情之一是,极端市场行为会发生逆转。相信钟摆将朝着一个方向永远摆动——或永远停留在端点的人,最终将损失惨重。了解钟摆行为的人则将受益无穷。

♠四勿然总结:

整本书里明确出镜参与发言讨论的,除了作者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的创始人,还有克里斯托弗·戴维斯——戴维斯家族的第三代掌舵者,乔尔·格林布拉特——哥谭资本创始人,塞斯·卡拉曼——声名卓著的价值投资大师,和保罗·约翰逊——哥大副教授。未直接出镜,但实际上一直参与讨论的,还有巴菲特和纳西姆·塔勒布。可以说,这本书确乃当今7位杰出的投资思想家的集大成之作。

特别巧的是,除了保罗·约翰逊的书还没读过,其他5个人的书之前都有读过。如下:

投资思想家 相关著作
克里斯托弗·戴维斯 《戴维斯王朝》
乔尔·格林布拉特 《股市稳赚》、《股市天才》
塞斯·卡拉曼 《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
保罗·约翰逊 《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传》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随机漫步的傻瓜》、《黑天鹅的世界》、《黑天鹅》、《反脆弱》

一个喜欢历史和哲学的人,内心会变得无比强大,因为历史讲的是永恒时间上的永恒,哲学讲的是无限空间上的无限,
有了永恒和无限,更高维度的智慧就会被打开,别人无奈时你就会释然,别人恐慌时你就会勇敢,别人无知时你就会更清醒!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四勿然总结:

整本书里明确出镜参与发言讨论的,除了作者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的创始人,还有克里斯托弗·戴维斯——戴维斯家族的第三代掌舵者,乔尔·格林布拉特——哥谭资本创始人,塞斯·卡拉曼——声名卓著的价值投资大师,和保罗·约翰逊——哥大副教授。未直接出镜,但实际上一直参与讨论的,还有巴菲特和纳西姆·塔勒布。可以说,这本书确乃当今7位杰出的投资思想家的集大成之作。

特别巧的是,除了保罗·约翰逊的书还没读过,其他5个人的书之前都有读过。如下:

投资思想家 相关著作
克里斯托弗·戴维斯 《戴维斯王朝》
乔尔·格林布拉特 《股市稳赚》、《股市天才》
塞斯·卡拉曼 《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
保罗·约翰逊 《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传》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随机漫步的傻瓜》、《黑天鹅的世界》、《黑天鹅》、《反脆弱》

一个喜欢历史和哲学的人,内心会变得无比强大,因为历史讲的是永恒时间上的永恒,哲学讲的是无限空间上的无限,
有了永恒和无限,更高维度的智慧就会被打开,别人无奈时你就会释然,别人恐慌时你就会勇敢,别人无知时你就会更清醒!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分享此故事,选择您的平台!

微信 支付宝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且希望获取更多价值内容,欢迎打赏!

siwuranl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