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01学习第二层次思维

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01学习第二层次思维

发布:2023年 1月 15日分类:霍华德·马克斯《投资最重要的事》
总浏览量: 93
发布:2023年 1月 15日
总浏览量: 93

本文关键词:学习第二层次思维、第一层次思维、别人所不具备的洞察力、突破常规


以下为正文

投资艺术有一个特点不为大众所知。门外汉只需些许努力与能力,便可以取得令人尊敬(即使并不可观)的结果。但是,如果想在这个容易获取的标准上更进一步,则需要更多的实践和智慧。

                                                                                                                                                                                                                             本杰明·格雷厄姆《聪明的投资者》

 

凡事应力求简单,但不应过分简单。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投资并不简单。认为投资简单的人都是傻瓜。

查理·芒格

很少有人拥有成为杰出投资者的素质。有些人是可以被训练出来的,但并非人人都可以……即使可以,你也不可能教给他们所有东西。一种有效的方法有时是奏效的,但并非任何时候都行之有效。投资不可能被简化成计算机上的简单运算。即使是最杰出的投资者,也不可能永远正确。

 

原因很简单: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法则。环境是不可控的,鲜有被精确再现的时候。心理在市场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由于它的高波动性,导致因果关系并不可靠。一种投资方法可能一时奏效,但是这种方法所采取的行动最终会改变环境,环境的改变则意味着需要采取新的方法。而且,如果一种方法有其他人效仿,那么这种方法的效用也会降低。

 

投资,就像经济一样,更像是一门艺术而非科学。这意味着它可能会有一些棘手。

当前需要记住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经济不是一门精密科学,它甚至有可能完全不在科学范畴之内。在科学的含义中,可控试验是可以开展的,既往结果是可以被放心复制的,因果关系是可靠存在的。

《行得通吗》,2009年3月5日

投资的艺术属性至少和它的科学属性相当,因此,无论在本书中还是在其他任何地方,暗示投资可以被程序化永远都不是我的目标。事实上,我最想强调的事情之一,是直觉的、适应性的投资方法比固定的、机械化的投资方法更为重要。

1、提高自己的洞察力

其实,关键问题是你想实现什么样的目标。人人都能取得平均投资表现——只需投资一个每样都买一点儿的指数基金即可,这会带给你所谓的“市场收益”——仅与市场表现相当。但是成功的投资者想要的更多,他们希望战胜市场。

 

塞思·卡拉曼:战胜市场很重要,但控制风险同样重要。投资者必须首先自问,自己感兴趣的是相对收益还是绝对收益。从定义来说,你的股票下跌45%而市场下跌50%就叫作“战胜市场表现”,但对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将是多么惨淡的胜利。

 

我认为这就是成功投资的定义:比市场及其他投资者做得更好。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你需要有良好的运气或者非凡的洞察力。单纯靠运气是行不通的,所以你最好把精力集中在提高自己的洞察力上。关于篮球运动,人们常说,“身高无法通过训练改变”,意思是说,世界上的任何训练都无法让运动员长得更高。训练洞察力几乎与提高身高一样难。就像其他所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的一样,有一些人对投资的理解就是比别人更好,他们拥有或者能够设法获得本杰明·格雷厄姆所大力提倡的、必不可少的“更多的智慧”。

别人所不具备的洞察力

克里斯托弗·戴维斯:这里的潜台词是,你必须要有耐心,给自己足够的时间——你要的不是短期暴利,而是长期稳定的收益。

 

人人都想赚钱。一切经济学都建立在相信利润动机具有普遍性的基础之上。资本主义亦是如此,利润动机促使人们更加努力地工作并以资本相搏。对利润的追逐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大多数物质进步。

 

但是,这一普遍性也使得战胜市场成为一项艰巨的任务。数百万人争夺着可能的每一美元的投资收益。谁会得到它呢?领先一步的人。在某些竞争中,先人一步意味着接受更多的教育、在健身房或图书馆里花费更多的时间、获取更好的营养、付出更多的汗水、拥有更好的耐力或更好的设备。然而,在投资中这些东西并不重要,投资需要的是更加敏锐的思维,我称之为“第二层次思维”。

准投资者们可以学习财会课程,广泛阅读相关书籍,幸运的话还能得到对投资有着深刻了解的人士的指导。但是,他们中只有一小部分人能够获得维持高于平均水平的结果所需的非凡洞察力、直觉、价值观念和心理意识。想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拥有第二层次思维。

 

2、什么是第二层次思维

记住,你的投资目标不是达到平均水平,你想要的是超越平均水平。因此,你的思维必须比别人更好——更强有力、水平更高。其他投资者也许非常聪明、消息灵通并且实现了高度计算机化,因此你必须找出一种他们所不具备的优势。你必须想他们所未想,见他们所未见,或者具备他们所不具备的洞察力。你的反应与行为必须与众不同。简而言之,保持正确可能是投资成功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你必须比其他人做得更加正确……其中的含义是,你的思维方式必须与众不同。

 

保罗·约翰逊:马克斯的这一段论述十分恰当。他成功地定义了第二层次思维对于取得投资成功的极端重要性。接下来的简短讨论以三个恰当的例子说明了第一层次思维和第二层次思维之间的差异。

 

什么是第二层次思维?

• 第一层次思维说:“这是一家好公司,让我们买进股票吧。”第二层次思维说:“这是一家好公司,但是人人都认为它是一家好公司,因此它不是一家好公司。股票的估价和定价都过高,让我们卖出股票吧。”

乔尔·格林布拉特:在个人投资者中间,我一直听到来自第一层次思维的声音。他们会阅读报纸头条或者收看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然后采纳传统的第一层次思维的投资观点。

• 第一层次思维说:“公司会出现增长低迷、通货膨胀加重的前景。让我们抛掉股票吧。”第二层次思维说:“公司前景糟糕透顶,但是所有人都在恐慌中抛售股票。买进。”

• 第一层次思维说:“这家公司的利润会下跌,卖出。”第二层次思维说:“这家公司的利润下跌得会比人们预期的少,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而拉升股票。买进。”

第一层次思维单纯而肤浅,几乎人人都能做到(如果你希望保持优势,那么这不是一个好兆头)。第一层次思维者所需的只是一种对于未来的看法,譬如“公司的前景是光明的,这表示股票会上涨”。

第二层次思维深邃、复杂而迂回。第二层次思维者要考虑许多东西:

• 未来可能出现的结果会在什么范围之内?

• 我认为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 我正确的概率有多大?

• 人们的共识是什么?

• 我的预期与人们的共识有多大差异?

• 资产的当前价格与大众所认为的未来价格以及我所认为的未来价格相符的程度如何?

• 价格中所反映的共识心理是过于乐观,还是过于悲观?

• 如果大众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资产价格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如果我是正确的,那么资产价格又会怎样?

克里斯托弗·戴维斯:这些问题是很好的提醒。在评估新的投资目标时要时时自问。新机会带来的兴奋很容易令人忘记这一点。

 

显然,第一层次思维和第二层次思维之间的工作量有着巨大的差异,能够进行第二层次思维的人数远少于能够进行第一层次思维的人数。

第一层次思维者寻找的是简单的准则和简单的答案。第二层次思维者知道,成功的投资是简单的对立面。这并不是说你不会碰到大量费尽浑身解数、想让投资听起来简单的人,我称他们中的某些人为“唯利是图者”。券商想让你认为人人都有投资的能力——让你以每笔交易付出10美元佣金为代价。共同基金公司不想让你认为自己有投资能力,他们想让你认为只有他们拥有此种能力,如此一来,你就会把你的钱投入到积极管理的基金里,并且为此支付相关的高额费用。

我将其他简化投资的人视为“劝诱者”,他们中有些人是教授投资的学者;其他人则是出于好意却高估了自身控制范围的业内人士,我想他们大多没有考虑自己的投资记录,或者忽略了投资业绩不好的年份,或者把损失归咎于运气不好。最后,还有那些完全不理解投资复杂性的人。一位特约评论员在上下班时间段的电台节目里说:“如果你对一个产品有好感,就买这家公司的股票吧。”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并非这么简单。

第一层次思维者彼此之间对相同事件有着相同的看法,通常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从定义上来讲,这是不可能取得优异结果的。所有投资者都能战胜市场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市场。

在投资的零和世界中参与竞争之前,你必须先问问自己是否具有处于领先地位的充分理由。要想取得超过一般投资者的成绩,你必须有比群体共识更加深入的思考。你具备这样的能力吗?是什么让你认为自己具有这样的能力?

克里斯托弗·戴维斯:你也可以反过来问一下——除了问自己如何以及为何应该成功,再思考一下,别人为什么会失败。他们的时机选择有问题吗?他们的动机有缺陷或不恰当吗?

学习第二层次思维

3、突破常规本身不是目的,但它是一种不错的思维方式。

问题在于,非凡的表现仅仅来自正确的、非共识性的预测,而非共识性预测是难以正确做出并且难以执行的。多年来有许多人告诉我,以下矩阵所示的内容对他们产生了影响:

保罗·约翰逊:对于想获得正确观点以取得优异的投资表现的投资者来说,这一段体现的概念是至关重要的。单单本段所展现的智慧就能使本书物有所值。

你不可能在和他人做着相同事情的时候期待胜出……突破常规本身不是目的,但它是一种不错的思维方式。为了将你自身与他人区别开来,突破常规有助于你拥有与众不同的想法,并且以与众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些想法。我将其概括为一个简单的2×2的矩阵:

  常规行为 非常规行为
有利结果 较好的平均表现 高于平均表现
不利结果 较差的平均表现  低于平均表现

当然,实际情况并不这么简单和界限分明,不过我认为总体情况是这样的。如果你的行为是常规性的,你很可能就会得到常规性的结果——无论好坏。只有当你的行为是非常规性的时候,你的表现才有可能是非常规性的,而只有当你的判断高人一等时,你的表现才会高于平均表现。

《敢于成就伟大》,2006年9月7日

结果很简单:为了取得优异的投资结果,你必须对价值持有非常规性的并且必须是正确的看法。这并不容易。

以低于价值的价格买进股票具有非凡的吸引力。那么,如何在有效市场中寻找便宜货呢?你必须拿出卓越的分析力、洞察力或远见。不过由于其特殊性,很少有人具备这样的能力。

《收益及其获得方法》,2002年11月11日

因为你的表现是偏离常态的,所以你的预期——甚至是你的投资组合——都必须偏离常态,你的判断必须比人们的共识更加正确、与众不同并且更好——这是对第二层次思维者做出的相当不错的描述。

那些认为投资过程简单的人通常没有第二层次思维的需要,甚至不知道有第二层次思维的存在。于是许多人被误导了,相信人人都能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然而,并不是人人都能成功的。不过好消息是,第一层次思维者的广泛存在使得第二层次思维者的可得收益增加了。为了持之以恒地获得优异的投资回报,你必须成为第二层次思维者中的一员。

乔尔·格林布拉特:这里所表达的观点是,尽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达成广泛共识是比较轻松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通常无法获得超过平均水平的收益。